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存德 > "你给何叔叔缝了个烟荷包?" 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正文

"你给何叔叔缝了个烟荷包?" 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来源:博客园 编辑:月嫂 时间:2019-10-16 19:03

更重要的,你给何叔叔邓老是难得一见的杰出政治家。曾经三上三落,你给何叔叔他对中国的政治了如指掌。于今回顾,邓老当年推出的反精神污染之类的玩意,声东击西,是政治上需要的。当年好些香港朋友嘲笑邓老搞的经济特区,这嘲笑是看歪了。可不是吗?比起八十年代的特区,今天整个中国任何地区都有较大的经济自由。

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今天在这里再论合约的选择,缝了个烟荷应该有点长进。但慢一点,让我先谈劳力之量的量度困难及其含意。是我想了很久才得到的结论。上帝造出来的人是不平等的。不同的天赋、你给何叔叔际遇等发展,你给何叔叔要有不平等的权利划分。产权平等则人权不能平等;人权平等则产权不能平等。以产权不平等划分,人权可以平等,于是可以有法治。以人权不平等划分,法治就无法施行。旧中国以伦理治国,不用法治,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父母子女之间有爱,作为一家之主的不愿意以暴君手法齐家。

  

适者生存不可能错,缝了个烟荷但经济效率较低的可能是适者。这样说是互相矛盾的。然而,缝了个烟荷在某些情况或局限条件的转变下,好比天气恶化,见不得光的在天暗时可能活跃起来,变为适者。我说过了,人的自私行为对社会有利也有害,但不是利害参半。如果害大于利,人类早已灭亡。人类的存在是因为自私对社会的利大于害。但这只是从长远的角度看。在一段历史时日中,自私害大于利是可以发生的。既然可以害大于利,人类可以因为自私而毁灭自己。道更斯(R. Dawkins)的经典之作——《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 1976)——说自私是遗传的,所有生物皆然。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你给何叔叔是套套逻辑(tautology)。套套逻辑没有内容。凡是我们见到还存在的,你给何叔叔都是适者生存——这是个定义,内容谈不上。但一些套套逻辑很重要,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新角度看世界。落于大师之手,把不同的条件或情况放进去,可以推出解释世事的理论。币量理论(quantity theory of money)如是,高斯定律(Coase theorem)也如是,适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也如是。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不可能错,缝了个烟荷可惜这观点一开始就误导。起自经济学鼻祖史密斯。他的巨着《原富》分析土地农作制度时,缝了个烟荷认为有经济效率的制度是适者,淘汰了效率较低的制度。适者是较有效率的制度。这观点到了达尔文手上,转到生物那边去,能存在的生物是比较优胜的。天才绝顶的达尔文在他的多本论着中,多次提及天然经济(economy ofnature)。史密斯认为制度以经济效益较高者生存;达尔文认为生物以适应天然环境、天然经济较佳者生存。那是说,史氏与达氏的观点,凡是生存的、不被淘汰的,必定有经济效益的优势。

  

数学的第二项功能很特别:你给何叔叔数学是我所知的唯一的对、你给何叔叔错分明的学问。当我说某经济理论不可能错,我是说据今天的所知不可能错,但到了明天,有了新的知识,却可能是错了。是的,历久不错的实证科学理论不多见,但数千年前的几何定理,今天还是对。以这项数学功能协助经济推理,对的数学结论不一定对,但错的却一定是错了。这个「不一定」与「一定」的不对称,是因为数学本身没有内容——内容是要由经济学者放进去的。放进了不对的内容,方程式说是对其内容还是错,但不管内容怎样,方程式说是错了的,其推理逻辑是错了。谁是第一位经济学者以组织的角度看公司有待考查(高斯说可能是列宁),缝了个烟荷但我第一次读到有关的是奈特于一九二一年发表的博士论文。奈特之见,缝了个烟荷是公司的形成与风险(risks)有关。生产的收入不能预先肯定,一个企业家(entrepreneur)于是成立公司,把固定的工资给雇员,自己承担风险,获取产品出售的总收入与总支出之间的剩余收入(residual earning)。这样,企业家是剩余的权利拥有者(residual claimant)。没有风险(风险包括讯息费用)就没有不能预知的剩余,而如果剩余预先知道,可看作企业家的固定工资,剩余不谈算了。

  

说「齐备」,你给何叔叔是指合约的条款可以很多,你给何叔叔因为任何资产的使用可以有多种用途,多种的选择与不同边际的益与损的考虑。因为有交易费用,合约的条款不可能全都写下来。有些不言自明,有些由法律或风俗约束,有些因为太琐碎而懒得管,而有些像本章第三节提到的钢琴佳音与机场噪音等例子,完全没有合约或市场成交,社会与私人成本不一定有分离。

说不预知或不肯定未来收入是风险,缝了个烟荷可以这样说。但不预知也可看为讯息费用过高。这是说,缝了个烟荷「风险」可以看作讯息问题来处理。这一点,一九六八年我遇到的困难,是有些讯息费用(例如六个月后的天气)高不可攀,而另一些虽然支付费用可以多得讯息(例如产品的市场调查),但生产的人见费用过高而不支付。这样,讯息费用是不可以观察到的。后来在交易费用的量度上,我知道只要能排列不同情况的讯息费用高低,就是量度了。我们不容易以观察不同情况来排列风险的高低,但以观察不同情况来排列讯息费用的高低,并不太难。这是以讯息分析代替风险分析的好办法。我选走的路是简单的。那就是我在这里写了两卷又四分之三的那一条。既然这条路没有中断过,你给何叔叔连弯也没有转,你给何叔叔我就直走下去算了。在第八章的后记我会序述这路的简单结构。这里要说的,是从这点直走下去,因为牵涉到历史与政治,没有来路的街头巷尾的观察作指引,前路不容易走。但不管走得对或错,好或坏,直走下去是唯一选择。无论怎样说,从这里走下去是会比较弱的。

我研究合约的主要兴趣,缝了个烟荷是资产或生产要素的租用或雇用。发明专利与商业秘密的租用,缝了个烟荷我劳师动众地搞了几年,一败涂地,不谈算了。石油工业的合约我是个专家,但过于特别,没有一般性,本卷第四章只简略地介绍一些。我再作另一个类同的验证。香港当时有两间电影院很特别:你给何叔叔上层的超、你给何叔叔特等与下层的前中、后座之间只有数梯级之隔,进场后顾客可以上落无阻。其含意是,这两间特别安排的电影院应该上层先满。调查结果确如是。让我转到另一个例子吧。六十年代香港的地产发展商以香港置地有限公司为首。在一九六八年的一件租务大案的审判中,香港置地的经理直言,他们的商业楼宇所订的租金大约比市场的低百分之十,因为他们要保持一队「健康」的候租者(maintain a healthy queue)。为什么可以多收而不多收呢?我的解释,是如果有租客排队等候,现存的租客会比较遵守置地公司定下来的规例,而交租也会比较准时。这含意也是证实了的:比起其他商业大厦,置地的租客以「循规蹈矩」知名。这也是因为有交易费用的存在而促使置地公司把租金订在市租之下。

我在本章第一节提到公共产的竞争使用会导致租值消散,缝了个烟荷不一定全部散掉,缝了个烟荷但某程度的消散是必然的。从本节的角度看,公共产的租值消散是因为没有业主而使竞争使用不是以市价的租值为准则。本章起笔时我说租值消散的理论是另一个角度看高斯定律。这是因为高斯定律的主旨,是私有产权的界定是市场交易的先决条件。撇开有政府参与的交易,市场交易以市价为准则定胜负,必定是基于私有产权的局限的。我自己的国政理论,你给何叔叔不是传统的以强权立国作起点。我要倒转过来,你给何叔叔起点从每个社会成员是私有财产的拥有者,然后推到强权那边去。在某些要减低交易费用的情况下,私产成员会以合约的安排组织一家类似国家的公司。这就是我说的袖珍国家了。与上章分析的公司性质不同,这里的国家公司组织不是为了生产,而是为了有公众事宜要管治。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853s , 6822.6406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你给何叔叔缝了个烟荷包?" 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博客园??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