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塞浦路斯剧 > 的事。 刘安定上前替悦悦搀了白明华 正文

的事。 刘安定上前替悦悦搀了白明华

来源:博客园 编辑:山地旅 时间:2019-10-16 19:39

刘安定上前替悦悦搀了白明华,说:"我看你忘了自己是革命干部了,玩笑归玩笑,不能真胡来。"

白明华知道叫他去不单单是为吃早饭,肯定还有什么事。说不定是赵全志和悦悦闹了矛盾。这是白明华最怕的事。白明华已经有段时间没见过赵全志了,早也想见见,便没说已经吃过饭,一口答应马上过来。和州署相隔几条街,走了去也就是十分钟的路程,但走了去进大门麻烦,又得登记又得打电话找要找的人。而坐车就不同,开了车径直进,一点阻拦没有,好像坏人就是不坐车的穷百姓。白明华自己开了车赶到时,赵全志还没洗漱完。这说明他没起床就打电话了。

  的事。

赵全志说:"今天咱们两个一起过一天,不知你有没有时间。"一起过一天,肯定要有许多事做,白明华猜不透要干什么,但一整天在一起,那就是朋友之间才能干的事。白明华有点高兴,他觉得很可能是要以此来感谢他,感谢他为悦悦所做的一切。他想,为他为悦悦做了这么多,他也应该感谢感谢了。但白明华又不能肯定今天就是为了感谢,便简单回答说没问题。然后自己在沙发上坐着等。州府的食堂很大,也很干净,但里面却没有吃饭的人。穿过大厅来到一个小间,里面同样没别人。白明华估计这小间是州领导吃饭的地方,大厅是州府一般职工吃饭的地方。坐好,服务人员就端上了饭菜。量不多,都用小碗盛着,但品种不少,有鸡蛋面包点心稀饭牛奶,有凉菜热菜泡菜卤菜。白明华问:"就咱们两个吃?"赵全志说:"在这儿就咱们两个,大厅里还有人吃,他们好像很懂规矩,领导吃完走了他们才来,但我知道里面的真正原因,他们是怕和领导碰面,怕碰到了打招呼尴尬。你看看,这就是机关的干群关系。"

  的事。

白明华说:"这个我能理解,我们上小学的时候就怕在路上碰到老师,碰到了就远远地躲开,他们可能也是这种心情。你现在是不小的领导,头上自有一层威严,他们见到你心里肯定有点负担,有时人家早早站定庄重地和你打招呼,你一般只点一下头,或者有时想什么问题没在意,连头都没给人家点,人家当然尴尬。另一方面有时人家没看到你,你看到人家了,和你打招呼已经来不及了,这也会给人家造成心理负担,所以人家能躲开就不硬往一起凑。"赵全志说:"到底是教授,分析得有道理。你看到了,当我们这样的领导,很难有真正的无话不谈的朋友,因为能和你交朋友的人,都是领导,都有各种扯不清的关系,很难无话不谈无所顾忌,很难没有目的畅所欲言,和你,我就感到可以无话不谈。"

  的事。

白明华想说咱们是真正的朋友,但又觉得和人家差了一个级别,不好自做多情自己高攀,便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想不到赵全志却继续往下说:"还是你们教授好啊,想干什么都自由自在不用顾虑,同样的事,在你我身上就有不同的结果。你们捞钱是本事,我们捞钱是腐败;你们婚外恋是才子风流,我们婚外情是道德败坏;你们研究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工作失误是滥用职权。你看看,咱们就是不同。所以我很羡慕你们教授,也愿意和你们交个朋友,事实上我们已经成了好朋友,所以我今天才无话不谈。"

白明华感觉出今天赵全志在有意套近乎,也觉得在有意敲打他,暗示他也搞了腐败也搞了婚外情。这让他本能地感到赵全志要利用他。白明华想,美女已经给你了,不该干的事也替你干了,你还敲打我干什么。他感觉今天如果有事,也不一定是坏事,他觉得坏事已经干够了,赵全志也再不好意思让他干了。白明华说:"其实我才羡慕你们这样的领导,手里有大权,就能干大事业,一辈子可以为众多老百姓谋许多福利,退了休回忆回忆,确实是一种幸福。"无声地躺了,宋义仁心里一阵悲哀,他真想哭一场。真的是老了,真的是没有用了。怎么一眨眼就老了呢。摸一摸,一堆皮,空空的好像什么都没了。都说人生有许多悲哀,此时的女人躺在身边无米下锅,才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丑话说得对,五十七八我怕她,她从门前过,我在炕上吃馍馍。有道理啊!都是自然规律。宋义仁不禁流出了眼泪。许慧又往身上拉他。他只好长叹一声,满腔内疚说:"慧,我对不起你,我老了,真的不能满足你了,我很难过,让你守个无能为力的男人,我确实觉得很对不住你。但我不是没心没肺的人,生理上不能满足你,我只能在感情上来弥补,我以后会好好待你,再不让你生气,同时我也要好好锻炼身体,咱们有空再多去跳跳舞,身体好一点,情况就会有所改善,我相信我是有办法的。"

许慧发现他流泪了,一下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他是个十分要强的人,从来不服软,这回才真的软了。已经达到了目的,他已经认识到了他的短处,这就足够了。许慧强忍了笑说:"对不起,今天不是你的过,你说是不是我性欲太强,老想这些事。"宋义仁说:"如果往回倒十年,我像你这个年龄,你可能会觉得受不了。"

第六章《所谓教授》二十二(3)一早起来,宋义仁就翻找有关猫狗方面的书。家里的书不少,但有关猫狗的却没有,不但没有,连这方面的一段话都找不到。徒劳地乱翻一阵,宋义仁只好坐下叹气。上大学时,学习的重点是牛马等耕畜,不但没有猫狗,连鸡鸭这些家家都养的家禽都很少讲,即使讲,大家也不会有兴趣去学,大家都知道,耕畜是农民赖以生存的伙伴,许多地方还用人来拉犁拉车,没有耕畜就没法耕种,所以宰杀耕畜必须经过乡一级政府批准,而阶级敌人搞暗杀,也往往不去杀人而杀耕畜。相比之下,鸡鸭算什么,死了就死了。还有一件事让宋义仁终身难忘。大学就要毕业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们全部被分散到了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那时生产队使用的犁还是西汉时发明的木犁,犁头上套个很锋利的铁尖来犁地。队里有个六十多岁的老汉,地主成分,在犁地时也许是力气不够,也许是人老反应慢,拐弯回头时没将犁抓紧,犁尖一下犁进了牛的后蹄。他当时虽然给牛做了缝合手术,但牛最大的一根筋腱被犁断,牛仍然成了三条腿。这是了不得的一件大事,地不能及时翻耕就要错过农时,生产队便说老地主故意破坏生产,批斗打骂不说,还让老汉赔一头牛。老汉别说赔牛,他其实连一斤牛肉都赔不起,无奈老汉便上吊自杀了。一条人命抵一条牛腿,人们还说便宜了老汉,因为老汉死了就死了,而牛死了却要影响整个生产队的生产。也就是这件事,让他感到了一名兽医工作者肩上沉重的责任。社会发展得真快,好像一转眼,牛马就成了肉食,有了病就杀掉,谁也不会花冤枉钱去给它看病,而猪鸡的饲养防病却一下上升到了主要的位置,现在突然又要饲养宠物,真有一种让人无法追赶的紧迫。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906s , 7394.16406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的事。 刘安定上前替悦悦搀了白明华,博客园?? sitemap

Top